你在这里

孟菲斯大学孔子学院举办“西方传教士与中国文学翻译”专题讲座

当地时间9月13日,美国孟菲斯大学孔子学院举办题为“西方传教士与中国文学翻译(Western Missionaries in China and Their Translations of Chinese Literature)”的专题讲座,来自青岛大学的访问学者蒋功艳老师应邀担任主讲嘉宾。

蒋功艳老师主要梳理和阐释了西方传教士在不同阶段对于中国文学作品翻译所作的贡献。蒋功艳首先阐释了早期耶稣会士对中国传统儒家文化的译介和传播情况,他指出,耶稣会士们认为儒家文化与西方基督教存在共同之处。蒋功艳认为,耶稣会士对于早期儒家经典的翻译作出了较大贡献,对儒家经典在欧洲的传播起到了积极作用。法国启蒙思想家、文学家伏尔泰曾受其影响,推崇中国文化并因元杂剧《赵氏孤儿》的启发而写成《中国孤儿》一剧。

蒋老师指出,以1840年中英鸦片战争为标志性事件,西方传教士对于中国文学作品的解读、翻译及传播开始出现转折。这一时期,虽然有比较权威的传教士翻译家,如理雅各(James Legge)致力于对四书五经的翻译和传播,但更多的传教士译者开始将目光投向中国通俗文学的翻译,如裨治文(E.C. Bridgman)翻译了《三国演义》以及《红楼梦》等经典作品,李提摩太(Timothy Richard)译介了《西游记》等。

与此同时,同时期非传教士也对中国文学作品的翻译和文化传播作出了贡献,而且这些译者大多都是作家或者学术研究人员,如亚瑟·威利(Arthur Waley)翻译了《四书》,赛珍珠(Pearl. S. Buck)翻译了《水浒传》。此外,当代有葛浩文(Honard Goldblatt)翻译了莫言的作品等。

蒋功艳老师也提出了其自身对于翻译研究的思考。他指出,在数个世纪的时间里,西方传教士试图接触和了解东方,尤其是中国。他们从宗教传播的需要出发,翻译中国儒家经典和通俗文学,客观上促进了中西文化之间的互识、互补、互证。中国也通过他们拓展了对西方文明的认知和吸收。他也指出,在日趋一体化和扁平化的世界里,各个文明都从异质文明身上翻译、吸收、融合到很多未曾有过的特质,但当不同文明趋向一致,人们开始担忧文化多样性能否继续维持。翻译作为不同文明、不同思想、不同语言之间的沟通桥梁,将在一个标准化的世界上日渐消亡?还是在一个继续保持文化多样性的世界上继续前行?蒋功艳的提问引起了在场师生们的思考和共鸣。

孟菲斯大学孔院外方院长孔祥德教授表示,我们对中国文化既要做到传承,也要有发展。此外,翻译及翻译研究在中西方文化交流和传播中仍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孔院也期望在未来能承担更多的翻译工作,在中美文化交流中发挥更大的价值。

(供稿:李萌;供图:黎晶晶)